沉寂之地

沉迷西部老片‖AC深坑吃粮‖游戏相关

Masterpiece

[赤司征十郎×黑子哲也]


-0-

如果恒久的正确是一个错误的话,那么毁掉恒久的正确就不是了吗?

-1-

周六下午稍显冷清的街角,一辆吉普车在几个急刹车之后“吱——”地停下来,短发的少女潇洒地下车,“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好啦,爸。到这里就可以啦。Bye。”

车里满脸胡茬的男人向窗外探了探头,视线并没有落在女儿身上却投向M记的落地窗。

“女生啦是女生!”少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把老爸抛在身后三两步走进M记的大门。

M记安静一如往常,相田丽子环顾四周,果然看见桃井那一头标志性的粉色长发出现在落地窗边。

“这里!”桃井也看到了她,举起手来向她招呼。

“唉。这个周末桐皇那边可是忙的要死。”桃井撇了撇嘴,“托哲君的福,这次的训练阿大准时去参加了。整个体育馆都像看见外星人一样大呼小叫。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溜出来。”

“这不是好事嘛。”说话间丽子已经在小桌边坐定,“倒是你,在这么忙的时候特意跑出来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

“要紧事….算是吧。”桃井的表情严肃起来,“诚凛下一场比赛是对阳泉。如果能胜出的话就会直面洛山。而那场比赛,哲君大概会输。”

丽子愣了一愣,她有些吃惊桃井已经把诚凛放到了高于阳泉的位置上,又觉得她的提醒有些莫名其妙:“我们倒是没考虑过这种事情。不,应该说要考虑起来的话我们也没办法赢到现在了。你也知道,之前的每一场比赛我们都是绝处逢生勉强胜利的,如果对上洛山,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打了啊。”

“这正是我要说的。你不知道,”说到这里桃井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征君…赤司君,对于哲君而言,是不一样的人。”

“诶?”丽子脑海中闪过几个模糊不清的画面,最终抓住了一个,“像青峰那样?”

“还要特别。阿大就是个篮球笨蛋,只要打败他一次让他明白篮球还是有乐趣的就可以了。哲君对此也多少有点信心。但赤司君不一样,他和哲君的关系有点…微妙。”

“微妙?”

“这么说吧。在面对赤司君时,哲君他,从来不是能够占到上风的那一个。”

-2-

黑子哲也把手机握在掌心,挣扎了几次还是把它放回包里。

他当然知道里面有什么。收件箱里最近的一封消息只有“恭喜”两个字,发件人是赤司。当打赢桐皇后的某次训练结束之后突然看到它时,明明狠狠地吓了一跳,却不知为什么有几分“该来的还是来了”的感觉。

算什么呢?当然不是单纯的恭贺,说是认可也没那么天真;然而又不是战书,大概对于那个人来说,只是恶趣味的提醒而已。

并没什么好在意的。他一直这样觉得。但是在今天训练两次走神被教练抓到的现实下,他一边郁闷白有这稀薄的存在感了一边不得不承认他远比他自己意识到的还要动摇。

就像现在,明明体育馆里灯光大亮,队友运球的声音,球鞋在木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和前辈偶尔的喊话都响在耳边,他却觉得自己站在帝光三军的篮球馆,在青峰大辉的挠头傻笑中那个人意义不明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然后说:“他也许有与你们不同的才能。”

事实上黑子只是单方面地感激着赤司的知遇之恩,赤司则从来没有以此居功过。这样的生存方式对于黑子来说是绝境中的一线光明,但对于赤司这只是另一种确保胜利的方式。说是雏鸟情结大概所有人都会大笑起来,而在这么多感激方式中黑子却无意识地选择了最极端的那一种。

服从。

“….所以训练任务就是这样,有异议吗?”

“明显不行吧。”青峰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哲今天才到一军来。这个训练量我们这些正选都适应了一星期,哲的体质又不像我们。绝对会死的啊。”

站在队列之前的赤司没说话,眼神却扫过正选的每一个人。果然大家的眼中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同意——剩下的同情或是轻视他只当作没看到——最后视线落在黑子水蓝色的眸子上,里面没有一丝波澜。

“那么你有异议吗?黑子。”

「ありません。」

赤司在心中勾起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笑。

不过青峰一点也没说错。当所有人完成训练并横七竖八地倒在墙边喘过气来之后,黑子才脸色苍白地倒在最后长跑训练的终点线上装死。赤司拿着水和毛巾过去想扶他起来,结局却是被脚下不稳的黑子扑倒在地上当抱枕。所有人都看到那一瞬间赤司蓦地黑下来的脸色,强忍着笑远离这边危险的气压。

-3-

这里是…学校?

诚凛吗?并不。但也不是帝光。如此…普通的、毫无特色的学校。空地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扎堆叽叽喳喳的女生和勾肩搭背的男生。大家从他身边很近的地方走过,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和他也看不清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脸。

然后铃声响起来了。哗啦啦一大群鸟飞起来,羽毛与翅膀挥起的气流让黑子不禁抬手挡住眼睛。放下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见了,空地上的一切都静止下来。黑子有些不知所措地转了两圈。

“哲也。”从上方传来的声音。

黑子猛地抬起头,是赤司征十郎标志性的玫红发色。

“赤司君?”

“上来,哲也。”

是三楼的走廊。黑子点点头,从楼梯上去。但是刚走到第一个拐角,他就看见赤司站在半层楼的台阶之上。他的身影逆向阳光,异色的瞳直直地望进他的眼睛:

“你来干什么?”

“叫我上来的不是赤司君吗?明明叫我上去了,赤司君自己又下来。”黑子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向他走过去,然后突然浑身一震停下了脚步。

“我叫你上来吗?啊….是‘我’啊。”赤司征十郎空洞地笑起来,“如果是‘我’的话,就连问为什么都不用吗?哲也…..”

黑子觉得自己没有办法移动。赤司周身突然散发出冷漠而偏执的气息。黑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才是正确的,而只要自己再走错一步,就会被他无情地扼杀。

“你是谁?赤司君呢?”

赤司依然笑着,是与紫原敦ONE ON ONE之后一模一样的恐怖笑容:“我当然是赤司征十郎啊,哲也。”

然而黑子知道不能再这里退缩。他顺着他的视线直视回去,又沉声问了一遍:“赤司君在哪里?”

“那是个BAD CODE。失败的作品当然回到他该存在的地方去了。”

“把赤司君还给我。”黑子固执地重复,同时觉得这样的行为简直像小孩子一样。

“多么愚蠢啊,哲也。不仅放弃实实在在的东西去追求连自己都无法确信的事物,还把这样的愚蠢强加于他人。也好。那就带哲也去看看失败品的下场吧。”那个赤司闪身让出一条路来,黑子立刻跑了上去。

三楼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好像之前温柔地让自己上楼的形象只是一个幻影。

就在这时强大的冲击向黑子袭来,躲闪不及的黑子被压在栏杆上。赤司的手牢牢按着黑子的头,恶魔一般的话在耳边响起:

“向下看吧,哲也。”

!!!

“赤——!”

是赤司征十郎。或者说,是他的遗骸。一片死寂中他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暗红的血液曾经在地上溅开,现在则从他脑后缓缓漫延。他的手脚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脸上却平静而苍凉。黑子感到自己被冰冷攫住,与愤怒截然不同的绝望升腾起来。

于是他转过去。

“你杀了他。”

“真的吗?”赤司放开黑子退后一步,“提问:如何杀死一个赤司征十郎?杀人很容易,杀赤司征十郎更简单,夺走必要的东西就可以了。那个半成品一边把胜利作为空气一般的生存必需品,一边又软弱地露出破绽。简直就在叫嚣着‘来杀我啊’一样。”

赤司说着耸耸肩,但是黑子却好像知道了什么,怒火一下子被浇灭了。他的手细不可察地颤抖起来。

“所以说哲也,”他像是没看到一般残忍地低声说下去,“是你杀了他哟。当你将胜利从他手中夺走的时候……”

“怎么会….”黑子张了张嘴,喉咙里全是反驳的话语,但最终只是用手撑着墙,身体却慢慢地滑落下去。

“对啊……怎么会呢?”

声音又突然从身后传来。黑子像抓住了蛛丝的人一般期待地转过去,然后浑身一凛。走过来的依然是异色瞳的赤司君。又一个。

“就算一心一意地拼尽全力想要打倒他,哲也的能力可能也不允许吧?”他凑到他耳边。

“不要再说了…”

“更何况…哲也恐怕也没有打破神话的觉悟吧?毕竟哲也自己,也在期待着‘奇迹’这种东西呢……”

“别说了!”黑子大叫起来,“我没有!”

然后,看见了帝光那年紫原挑战而赤司四败时,自己脸上近乎祈祷的神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