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地

沉迷西部老片‖AC深坑吃粮‖游戏相关

是爱的占有与遗忘

CP:礼尊,微伏八金银黑白黑

By:函数君

架空现代都市Paro

 

-1-

拖着行李站在镇目町黄叶纷飞的街道上的宗像礼司有些犹疑。他掏出终端看了看地址。就在几秒钟前,有个顶着一头嚣张红发的男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明明是标注了“独租”给自己的房子。那种独居的老太太在网上发帖,一长串地址中打错几个字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为了不显失礼宗像觉得自己还是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为好。

 

对方接起电话的速度很快,但是那声低沉的“はい”不知怎么的有种刚起床的慵懒。尽管惊讶,怀着对房东基本的尊敬宗像礼司还是把声音调到“有些愧疚”然后开口:

 

“抱歉打扰了。我是ID为天狼的宗像礼司。请问您给的地址是镇目町二丁目76号吗?我现在在那门口,但是有一个看起来用了过量发胶的红发爆炸头男子走了进去。”

 

电话那边突然沉默了几秒,接着被挂断了。与此同时打开的是76号的房门,刚刚被宗像毫不留情地吐槽过的男人一脸阴沉地站在门口,用与电话中完全一致的音调挤出几个字:

 

“进来吧。”

 

宗像镜片一闪,表示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他不知道。

 

***

“随便坐。”红发男人背对着他走进去,丢下这一句话之后自顾自地走到开放式厨房的吧台边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的草莓牛奶。

 

“我要茶。谢谢。”宗像用一种被盛情邀请了的语气有礼有节地回答道,然后挑了张旁边有茶几的单人沙发端正地坐下。

 

“我不知道在网上一本正经到无趣的天狼先生还有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习惯。”那人假装没听到宗像的话,在给自己灌牛奶的间隙中抬起头来说道。

 

“我只是指出了事实。所以在论坛上的ID为赤川美琴的真的是你?”宗像礼司用鼻子哼着气嘲笑他,“你是上个世纪的人吗?而且,如果说我对日本人的起名观念还正常的话...”

 

“喝你的茶。”红发的男人用瓶装饮料敲在茶几上的响声打断了宗像的嘲笑。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饮料在有些凉意的秋天里还是散发出冷飕飕的白气。

 

宗像拿起饮料。哦呀,里面居然还是一整块的冰。他嘴角勾起一个揶揄的笑,在那人的面前把冰块摇得沙沙响。

 

红发男人有些窘迫地转过去,在确保宗像看不见的情况下恢复好表情,之后大喇喇地倒在长沙发上。

 

“周防尊。我的名字。”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真名笑得更加玩味的脸,他几乎要叹气了,“み、こ、と。汉字写作尊。那个ID是同事拿来开我玩笑的。”

 

“那么你为什么会想把房子租出去?”宗像礼司环顾了一下四周,“环境优雅...家具齐全。喔,加尔各答的手工地毯。这真的是你的房子吗?”

 

“我祖母的,然后她现在老到没办法照顾自己,就过去和我父母一起住了。”

 

“紧接着你就把她心爱的小屋拿来租掉?真是个无情的不孝子。”

 

“是她说房子没人住会死掉,一听说我要住过去又是一副见到末日的表情。所以我在条件里清晰地写着‘有条不紊,愿意好好打理房间’。不行滚蛋。”厌烦的心情溢于言表。

 

宗像不知怎么的很轻易地就想象出了周防祖母的表情,然后在心里不动声色地笑了起来。

 

“好吧。那就这样定了。每个月的租金我都会在月初汇到你的账户去,水电费我自己去交。”然后宗像礼司犹豫了一下,出于客气又接下去说,“如果你祖母什么时候想来怀念一下生活,跟我打个招呼就行。”

 

周防尊把仰向天花板的脑袋垂下来表示听见,站起来做了个再见的手势,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大门。

 

-2-

宗像礼司会到镇目町来纯属意外。

 

在回东京的列车上他看到一个像是从漫展上直接跑下来的少年,装腔作势地佩戴着武士刀还留着长发。最可笑的是他竟然一脸严肃地朝宗像走过来深鞠一躬说“拜托了,导师让我请您去镇目町走一趟”。宗像一边想着这是什么动画中二剧情的展开一边又觉得这少年该死地眼熟,回过神来手里已经被塞了一张只写有“夜刀神狗朗”五个大字的名片。就在这时终端响起听筒里传来技术部开发总监阿道夫•K•威斯曼欢快的嗓音:

 

“宗像桑前段时间一定很忙吧?从今天开始可以放假哦~放到什么时候嘛...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是国常路社长批准了的!他就在旁边,要不要让他来跟你说......”

 

宗像的耳边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背景音,然后隐约有国常路大觉无奈的声音响起:“......威斯曼,这是你这个月第二次导致全社停业的实验事故了......”

 

闻言宗像“啪”地挂掉了终端。有这样的领导人这个公司为什么还没有倒闭......不过既然这样镇目町就去一下吧,反正到哪里休假都无所谓。

 

于是他拿起终端:“淡岛,是我。是的,全室休假。欸?你问我在哪里?”列车缓缓停下。他抬头看了一眼简洁的站牌和小镇道路两旁色彩斑斓的秋叶,“我在镇目。”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