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地

沉迷西部老片‖AC深坑吃粮‖游戏相关

【霸图老板×韩文清】 相见未晚

私设避雷:霸图老板的账号卡为元素法师。ID钟声晚。真名一直没提及。

安利!来吃!

---------------------------------------------------------------------

钟声晚视角番外  


-1-

其实钟声晚很迟才注意到大漠孤烟。途径还是普通到不行的在荣耀开服不久就被传上论坛的那个视频。

 

和无数后来成为霸图战队十年的粉丝的人一样。

 

只不过在那个视频里,他看到的不仅是精湛的操作和无往不利的气势,还有这个浮华年代里难得一见的稳重与坚持。

 

身先士卒却又能统筹大局,英勇无畏却又理智冷静。战斗结束的那刻他回过头来,明明是一张数据模拟的脸,却让他看见了信念和希望。

 

就是他了。

 

最适合霸气雄图的人。

 

就是他了。

 

钟声晚这样想道。

 

我的,最后的百夫长[1]。


 

-2-

钟声晚的机遇一直不太好。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游戏里。

 

也不能这么说。别人一定会说是他的要求太高。

 

当时他正在和几个同学计划创业。他有理想,有胆识,有资金,有知识;想投资的行业有市场,有前景。但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的人?在第十一次的面试后他的同学终于不耐烦地问他。

 

刚刚被他否决的人一切都很棒。名校毕业,却没有眼高手低的毛病;对行业有见解,却不自恃甚高藐视经验。他甚至不是一个利益导向的人,对可预见的艰难起步都能欣然接受。几个同学都觉得没问题了,而他说:我觉得他不是能和公司一起走下去的人。

 

“先把人留下,干得顺利自然会一起干下去。你瞎担心什么?”

 

他有些愧意,却不后悔。沉吟片刻之后却抬起头,眼睛里仍然是一如最初的闪亮:

 

我要能和这艘船一起走十年、二十年,真正把它当作生命的人。

 

同学生生被气得笑出来。卷起面试资料敲了敲他的脑袋。

 

你这是找CEO还是找老婆啊?

 

钟声晚面色微赧。他觉得自己没错,但就好像在偌大的世界里寻找一个幻影。他郁闷地打开荣耀想换换心情。前两天运气好刷出件橙武,虽然是副拳套自己用不上,但公会里近战多,这类武器奇缺,大概也能救救急。结果一上线就看到公会群里已经炸开了锅。

 

会长被仇家缠上追杀砍成了一块白板,吞卡删号神隐了。

 

得。

 

钟声晚盯着那副拳套发了好一会儿呆。

 

游戏里也不让我好过。

 

-3-

最后发呆没持续多长时间就被打断了。

 

QQ里、游戏里的消息提示音响成一片。在不涉及到大事的时候他其实很随和,公会里的玩家和他都混得挺熟,再加上他本身技术不错,会长不在了来找他说事的人还真不少。

 

钟声晚草草地扫了一眼,有打算变身散客自己玩的,也有要加入其他公会的,分仓库的时候谁都不服谁,想找他来作个仲裁。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在频道里开了麦。

 

我知道你们各有各的打算。

 

但是霸气雄图不会散。以后也不会散。

 

给我三天。

 

我给你们找到新的会长。

 

我给你们找一个永远不会抛下霸气雄图的会长。

 

-4-

钟声晚这样说了。其实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现实中他找了三个月都没找到,游戏里他只有三天。但这是他能为霸气雄图做的最后一点努力了。

 

接下来的三天他推掉工作中僵持不前的面试,一头扎入荣耀和论坛去寻找那个幻影。有了心理准备,反而没有预计的那么失望了。况且他已经看中了一个散客玩家,虽然嘴皮子嘲讽了点,思路猥琐了点,但技术和热情都没得说。这个人对荣耀是发自真心的喜爱,他能为一个副本的通关方法研究好几天,又能一柄战矛打天下。就是不知道一直在他身边的那个神枪手和他是什么关系,这两个人有着这么好的条件却一直没加入任何公会,怕是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不过问还是要去问一下。钟声晚很快私敲了那个战法。没想到那个战法抢Boss的时候猥琐,聊起正事来却靠谱得很。

 

钟声晚问得直接,也没有隐瞒霸气雄图内部人心涣散的情况。那边也回得利索,直说他们是要靠打游戏吃饭的,平时要代练代打、倒卖材料,带公会有诸多不便只能婉拒了。

 

“不过我给你推荐个人,”那个战法在麦里嘿嘿一笑,有几分游戏里的坑人气质,“大漠孤烟。这个人这两天整天跟哥抢Boss,烦得很,小晚你赶快去收了他。”

 

-5-

居然是这种理由!

 

钟声晚总算明白他能T遍全荣耀的原因。但是大漠孤烟他也听说过,拳法家,技术挺好。想起这个战法之前的坦诚,钟声晚觉得还是应该去看看。他在论坛上搜索“大漠孤烟”,很快就跳出了一整页点击量吓人的视频。

 

他随手选了一个点开。


-6-

有多少人会因为一个三分多钟的视频改变人生的轨迹?

 

钟声晚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已经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偏转。从此再不愿回头。

 

处理好会长交接与公会制度的杂事已是五天后。钟声晚抽身去看创业小组那边的事。

 

他推开工作室的门,里面的几个人却都尴尬着不去看他。最后推了个代表出来颠三倒四地总算把事情说了,大意就是在他不在的时候他们找到了适合的人,而且是个富二代自带资金,有独资的意向,总而言之是彻底把他踢出团队了。

 

钟声晚一声不响地听完,甚至还笑了一下。

 

我明白了。那就…江湖再见?

 

他潇洒地收拾东西走出工作室。新来的合作伙伴正好进来。两边同样西装革履,脚步轻快。

 

走向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未来。

 

屋内一桌人面面相觑。只有钟声晚自己知道,与听到霸气雄图前会长吞卡删号时不同,在听刚才的事的时候他心中异常平静。没有痛苦,没有愤怒,甚至还有破釜沉舟般的快感。

 

我才是找到了适合的人的那个。

 

-7-

撤出的资金不多不少。

 

但是想要它变多对钟声晚来说不是件难事。

 

凭他在经济学上的天赋和努力,如果不用长远考虑建设起一个公司的构架,让资产在短时间内快速增长到一定水平的方法他五分钟内就能想出十种。

 

哦。也不是不用建设构架。只不过是完全不一样的方向而已。

 

他知道十年前就有职业的电子竞技比赛了。荣耀往这个方向发展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顶尖的玩家不会不往那里聚集。那么大漠孤烟怎么可能退缩呢?

 

他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公会,他要一个战队,一个世界,一个未来。


他最终也没将那副橙武拳套丢进霸气雄图的仓库,而是戴在了元素法师的手上。看上去挺可笑的,却郑重得像一个未曾言说的承诺。

 

我会在巅峰等你。

 

-8-

钟声晚的电脑里有一个单独的文件夹,与大漠孤烟有关的每一个视频都被收藏在其中。就算后来作为战队老板有了战队的备案组,他还是坚持把所有有韩文清出现的视频单独收一份在那个文件夹里。

 

明明一开始只是向往而已,是在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地变成爱意的呢?

 

他侧过头去看韩文清的侧颜。坚毅的线条在阳光下模糊出一点柔和来。电竞选手的职业生命极短,二十八岁,在别的行业甚至还没起步,在这一行就算老人了。只是短短十年的电竞生涯,却仿佛这一辈子已经过去,只是时间忘记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好像再过几年一切都结束之后,他们还可以重新再活一辈子。

 

他安静地品味这奇妙的错位感,忍不住凑上去吻他。

 

“怎么了?”

 

“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小事。”

 

韩文清无奈地笑起来。

 

钟声晚也笑。他从未问他过是否会和他一起走下去。连确认都不用。

 

这难道不是早在第一眼就知道了的事吗?


End.

 

[1]梗出自《神秘博士》。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就好。

------------------------

后记:

以我开坑无数的尿性,一开始没想到居然真的能写完的。一篇霸图老板×韩文清的安利从暑假拖到现在,写出来的只是个番外而已。但是真的在写的时候是意想不到的顺利,仿佛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过,真的有两个心怀同样理想的人找到了彼此一样。霸图老板在原文中出场极少,没名没姓没账号,让人有印象的只有发给老韩联盟最高工资和被老韩一嗓子吼出训练室的吃瘪事迹。但是我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太苏了!这可是能收服老韩的人!同时他还是发得起最高工资的霸道总裁!一定是个深♂沉有手段的老板!一想到他们从一无所有白手起家创建起一整支体系完整的战队,我也跟着热血沸腾了呢。总之还是希望能赶快把本篇填出来吧~这个安利大家来吃嘛~打滚卖萌求你们吃嘛~


评论(29)

热度(78)

  1. 幸运s——为谢茂哐哐撞大墙沉寂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我真正吃的韩文清相关cp 大漠孤烟与石不转搭档十年霸图老板知老韩的一如既往,可不止十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