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地

沉迷西部老片‖AC深坑吃粮‖游戏相关

【韩叶】理想爱人

在全职CP盘丝洞中绕了一大圈最终还是回归韩叶。果然是我的初心。

-------------------------------


01

15岁的生日前一天叶修再次翘掉了他的钢琴课。钢琴老师一个电话打到家里,就算叶修再怎么机灵也少不得一顿骂。就在父亲满脸阴云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的时候,叶秋挺了挺胸站到哥哥前面。

 

“下午我肚子疼,哥哥带我去的医院。”

 

叶父一通火气顿时没了着落。谁都知道叶秋对哥哥的那点没规矩讨厌得最起劲,虽然鲜有告状的份但是绝对不会站出来包庇,就算那是谎话大概也另有隐情。叶修惊讶了一瞬,然后立刻恢复面无表情,假装没听到父亲的冷哼也没看到那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反常必有妖。叶父走后哥哥就把弟弟拦住,似笑非笑地表情看得叶秋心里一阵阵发毛。他心一横拉着哥哥的手跑到自己房间,指着打包好的行李说自己要离家出走。

 

叶修安抚般拍了拍弟弟的肩,眼神往行李上溜了一圈之后终于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好好睡一觉明天放心去吧。爸妈那边有我。“

 

然后等叶秋第二天从睡梦中惊醒,叶修和行李都不见了。

 

而叶修呼吸着凌晨三点还带点凉意的空气,15年来第一次感到自己真真正正地活着。

 

生日快乐,叶秋。他对自己说道。我用自由与未来无限的可能为你的生日送上祝福。

 

 

02

18岁的叶修正在网游里没日没夜地抢BOSS做代打,一台破风扇开到最大也缓解不了炎热,网吧淘汰下来的旧电脑发出响亮的嗡嗡声。他身边是同样满头大汗的苏沐秋,两个人都摘了麦,交流全靠吼。

 

“苏沐秋你赶紧啊我红血了!”

 

“就来了哎呦我去!高温保护自动关机!”苏沐秋一推键盘整个儿倒在椅子上。

 

叶修无语地看着一叶之秋的视野在又一阵集火之后变成了灰色,一摸自己的机箱也烫得惊人,再不人工散散热也是自动关机的结局。于是他干脆退了游戏,往带着血丝的眼睛里滴眼药水。

 

然后一个冰冷的物体贴到脸上吓得他一哆嗦,睁了眼就见苏沐橙手里还冒着冷气的凉茶。苏沐秋已经眉开眼笑地喝上了,“我妹妹最好”在脸上显露无疑。

 

嗯。是好。

 

叶修想道。以后一定要娶一个像苏沐橙一样温柔、体贴、懂荣耀的好姑娘。

 

 

03

第三赛季的决赛整个弥漫着狂热的气氛,逻辑啊节奏啊理智啊在传奇面前统统被抛到九霄云外。人们热切地期望一个奇迹的诞生,事实上他们也看到了一个奇迹的诞生。那一刻就连普通的挥手致意都仿佛君临,在黑暗的安全通道里叶修还能隐约听到嘉世粉混响成一片的呼声。

 

他感到有点累。好像锈蚀的机器一样,这场比赛打得尤为生涩,如果不是最后吴雪峰顶着漫天弹药硬爆了一通手速及时回援,能不能赢得了还真是个问题。

 

但他觉得问题还没那么大。虽然赢得艰难但总算是胜利了。就算队里有点分歧也不至于要闹到比赛都打不了的程度。毕竟荣耀是大家都喜欢的,胜利是大家都渴望的,那就没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真正无解,就算是繁花血景不也找到了刺破的方法?他觉得他还能一直打下去,打五年,打十年。再捧几个冠军奖杯回来。下个赛季沐橙也要出道,虽然雪峰走了但也不至于太糟。他又想到几年前那个不着调的择偶标准,不过荣耀职业选手里姑娘稀少到令人发指,这辈子就奉献给荣耀女神吧。

 

就是要当心老韩啦。回想起场馆里不远千里从Q市赶到H市来看比赛的霸图粉和霸图队员黑到底的脸色,叶修不知不觉地微笑起来。

 

 

04

新闻发布会就在隔壁,但是墙壁的隔音效果好得很。偶尔能听到一点透过话筒稍显失真的人声还是大厅里大屏幕的转播。意料之外的失利也没有打破叶修不在场的惯例,新上任的副队刘皓远没有吴雪峰那般沉稳,几个问题下来破绽百出。

 

叶修摇摇头抽出烟,刚准备点起来就听见有脚步声。

 

他轻微地瑟缩一下,随即认出那个沉稳的声音。

 

“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啊老韩。”他收好烟,莫名地有点心虚,“队长不参加发布会没问题?不要学哥,哥可是传说。”

 

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韩文清脸色沉下去,单刀直入地问:“你的队伍怎么回事?” 

 

叶修一愣,原来是这事。按战队对战队来说这话算得上冒犯,按队长对队长来说也算得上挑衅。就算退一万步两边都作为朋友,于公于私也都不好回答。况且23岁的小队长对嘉世护短得厉害,他对这个问题有着近乎本能的反抗。

 

“什么怎么回事?”蛰伏的刺猬呼啦啦地竖起了它的尖刺。在离家出走之后已经淡得快要消失的束缚感忽然一拥而上,和其他的一些什么混杂在一起搅得他心神不宁。

 

韩文清从没见过他这样抗拒的表现,然后反应过来自己的话的确说重了。错不全在他,但他只能跟他说,这话也只能跟他说。

 

叶修很快也随着韩文清冷静下来。他看见他藏在责备之后的担忧。这个把霸图看得比什么都重的队长冒着新闻发布会迟到的风险来堵他只为了询问他的状态。甚至或者他其实什么都看出来了只是放心不下。

 

一定是没来得及来根烟的缘故。他嘲笑自己。

 

“霸图那边要开始了。快过去吧。”

 

刺猬露出了它柔软的肚皮。而猎人拍拍他的肩膀留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园。

 

“对了还有个事儿。我去年就想跟你说了。”叶修换了个站姿,韩文清回过头来。

 

“我们搞对象怎么样?”

 

这当然不是个表白的好时机。走道昏暗逼仄又没有冷气,夏季晚上怎么也凉不下来的闷热空气淤积在周身,更别提正是表白对象的这次胜利终结了他的嘉世王朝。随便一个人都是甩手走人情断义绝的节奏。可对面那人是韩文清。

 

短暂的沉默后黑暗中传来一如既往坚定有力的回答:

 

“好。”

 

然后叶修感觉空气终于开始流动起来。

 

 

05

回过神来的时候韩文清发现自己已经把叶修压进了床垫。

 

那人平常没什么高光的眼睛在灯下居然给他亮闪闪的错觉,嘴边一抹狡黠的笑意如同隐秘指环一闪而过的光点。

 

叶修在情事上典型的懒散不负责,管杀不管埋,对撩起火来再躺平装死有着极大的兴趣。而韩文清每次看他这个样子就想把他干到腰酸腿软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但真这么做了总有种又输给他的挑衅了的感觉。韩文清正寻思着要不要今天也偶尔温情一下让他吃吃惊,就看到感觉到他停下来的叶修缓缓睁开半眯着的眼睛,抬腿揉了揉他胯下:

 

“行不行啊?老韩。”

 

不行你大爷。韩文清狠狠地压下去,刚才的思考简直多余。

 

一番折腾后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叶修的手臂整个儿搁上韩文清的腹肌,脸上却装得可怜:“老韩啊,看我也没地方去,干脆你收留我得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一巴掌拍上他的屁股:

 

“赶紧给我滚回嘉世去。这个赛季再掉出季后赛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修勾起嘴角。侧过身去在唇边给他一个吻。

 

 

06

第十赛季的冠军之后韩文清又见到了叶修。那人脚步虚浮,手带着高速操作后轻微细碎的震颤,头脑不知是太清醒还是太迷糊。

 

就算是不用隐藏身份了叶修还是有躲着人群的习惯。荣耀场馆的建筑构造都差不多,十年下来他会躲在哪里早已摸得一清二楚。

 

于是他迎上去,然后二话不说一把扯过他的领子,拖他进宾馆睡觉。

 

叶修是被食物的香气叫醒的。桌上摆着大力推荐过的小馄饨和蟹壳黄,暖和而清淡。也不知道这大晚上的韩文清从哪里买到的早茶点心。

 

温柔、体贴、懂荣耀。

 

虽然哪里有那么一点不对,但是从本质上来看和他的择偶标准符合得不差分毫。

 

叶修笑着表示韩文清大大我快饿死了您真是我的救命恩人,结果恩人非但不领情还冷笑着瞥他一眼。叶修心中警铃大作,往床底下一探头才发现这两天囤积的泡面早已不翼而飞。

 

唉。果然温柔还差了点。他在心里哀嚎。

 

再次苦着脸一点点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看到韩文清的笑。


温柔宽广如同黎明的天光。



评论(17)

热度(165)